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法治济南 >

济南法医张亮见证的死亡故事

来源:   2015-06-15 10:15:46

摘 要:从《大宋提刑官》到《洗冤录》,从《鉴证实录》到《犯罪现场调查》,近年来,法医题材的影视作品火爆中外荧屏,也让人们对现实中的法医多了一份好奇。

  从《大宋提刑官》到《洗冤录》,从《鉴证实录》到《犯罪现场调查》,近年来,法医题材的影视作品火爆中外荧屏,也让人们对现实中的法医多了一份好奇。

  其实,我们身边就有像影视作品中的主角那样让尸体“说话”的人。作为一名从业15年的法医,38岁的张亮用双手见证了一桩桩与死亡有关的故事,这些故事虽然没有被搬上荧屏,也没有经过导演演员的渲染和演绎,却比电影电视剧中的故事更加曲折离奇,也更加真实。

  碎尸疑云 拼接尸块,为护城河女尸伸冤

  2000年12月,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分局在山东警官医院设置了法医门诊,2001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法医专业的张亮被分配到这里工作。进入法医门诊的第一天起,张亮就开始了与逝者“交流”的生活,通过从逝者身上提取的生命密码,让案件的每一个细节都回归真实。

  2008年12月19日,一位市民在顺河高架桥下茶叶市场附近的护城河内发现了一个编织袋。出于好奇,市民将编织袋打捞了上来,打开编织袋的刹那,市民惊叫了起来,因为里面装的是被肢解的尸块。

  回过神来的市民立即报警,接警后,张亮随同办案民警赶往现场。在现场,张亮发现尸块只有很少一部分,并不能构成完整的人体。

  就在案情扑朔迷离之时,次日,又有人在茶叶市场北侧河段发现装有尸块的编织袋。第三天,在附近的草丛中,民警又发现了一只人手。

  两个编织袋内的尸块,草丛中的人手,它们之间到底有无关联?彼时,案件毫无线索,只能寄希望于尸块“告诉”张亮些什么。

  张亮决定先进行拼接,以判断尸块和人手是否属于同一具尸体。“经过将尸块、残肢进行拼接,尸块应属于同一人所有。”张亮说,将尸块拼接后发现,这是一名年轻女性。

  那么,女子是怎么死的,又是如何被肢解的呢?“尸体会告诉我答案。”张亮说,通过仔细观察,他发现女子的颈部、嘴唇等部位有明显的被掐压过的痕迹,通过进一步检验,女子的心肺等脏器有出血点,这些非常符合窒息死亡的特征。

  接着,张亮发现尸体骨头处有锯齿状痕迹,他推断肢解尸体的工具有锯类,同时,他还发现有的骨头处光滑锐利,应为锋利的锐器切割。

  通过与尸块的“沉默式交流”,张亮最终确认,女子系被外力掐死并被锯类、刀具等工具肢解抛尸。

  死因的谜团解开了,但女孩因何遭受如此灾难?她是谁?来自哪里?这些都是需要解开的谜团。

  张亮决定通过DNA检测找出女孩的生命密码,与此同时,警方也开始查找尸源。最终,女孩的身份得到确认,她是一名陪聊女,通过追查女孩生前的联系人,警方找到了最后与女孩见面的男子,在这名男子家中,警方发现了尚未来得及扔掉的部分尸块,以及肢解女孩的刀、锯等工具。

  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与张亮的尸检推理完全吻合,尸检与侦破互为论证,为破案带来了有力的依据。

  杀女谜案 追根究底,不让襁褓女婴冤死

  2013年3月1日,一名女子来到市中公安分局十六里河派出所报案称,20天前,她4个月大的孩子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杀死。事实是否真如女子所说?张亮决定验尸一探究竟。

  然而,早在20天前,孩子已经被其父亲掩埋至南部山区的老家,被掩埋20多天的尸体是否已经腐烂,真相能否还原,这令张亮心里直打鼓。好在当时是冬天,南部山区天气寒冷,加上婴儿躺在精致的棺木中,尸体保存得十分完好。

  “通过病理检测,婴儿是颅内脑损伤致死。”张亮称。

  不过,当时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能证明婴儿是被其父亲杀死,论证婴儿属于他杀且系被自己父亲所伤,难度非

  常大。

  婴儿的母亲提供了一个关键细节:2013年2月初,婴儿出现咳嗽症状,两人带孩子到山东警官医院看病,回家后男子抱着孩子进了卧室,母亲在门口换鞋,就在这个过程中,她听见卧室内传出啪啪两声,她立即赶往卧室查看,此时婴儿已经面色发紫,呼吸困难,两人见情况不妙,立即带孩子再次回到警官医院。

  “警官医院发现孩子的心跳已经没有了,经过急救孩子被转到济南市儿童医院进行抢救。”张亮说,抢救四天后,婴儿被宣告死亡。

  孩子很可能死于这两巴掌,但孩子的父亲并不承认,而且并无明确证据证明父亲真的打了孩子两巴掌,案件陷入僵局。

  “医院提供了孩子的一张照片,上面显示有轻微的巴掌印。”张亮说,但这也不能作为明确的证据,后来他发现婴儿的父亲在婴儿出事后曾向一位寺庙住持表示忏悔,并给妻子下跪恳求原谅。通过这些细节,张亮大胆推断,婴儿确系被其父亲所杀。在法庭上,这名父亲对张亮的法医鉴定并未提出异议。

  原来,此案中的男女两人均为济南本地人,结合前均曾离异;2012年,两人在外地的一次活动中相遇,离异的他们因寂寞走到了一起,共同度过了一晚。男子没想到的是,女子告诉他自己怀孕了,这令男子不敢相信,他认为女子是在欺骗自己,而他对女子并无真感情。最后,男子跟女子达成协议,可以结婚,但生下孩子后再离婚,并给她20万元补偿。

  从始至终,男子都不愿相信孩子是他的。孩子死后,男子厚葬了这个孩子,本来事情已经过去,没有人会再提起,但婴儿的母亲因赔偿问题与男子无法达成协议,愤而报警,才得以让婴儿的冤屈现于人前。

  致命毒素 火眼金睛,揪出吸毒贩毒团伙

  “有时你看到的未必是真相”,这句话在张亮的法医生涯中经常会有体现。一起简单的案件,很可能牵出更大的隐情与阴谋,因此,张亮要求自己一定要擦亮眼睛,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2011年3月16日早7点多,市中公安分局白马山派出所接到辖区一居民报警称,租住在其房屋内的陈某当天凌晨在医院死亡。张亮立即跟随民警赶往现场。

  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陈某死于外伤,因为她的头部有多处外伤,但张亮对其头皮、颈胸腹部进行解剖检验后发现,陈某虽然身上有伤,伤情却不重。

  “颅脑损伤很轻微,不至于致死。”张亮陷入疑惑,“陈某的真正死因是什么呢?”他决定进行毒检,看陈某是否中毒身亡。检测发现,陈某体内甲基苯丙胺成分严重超标,而甲基苯丙胺有另一个响亮的名字——冰毒,也就是说,她是摄入过量毒品死亡的。

  同时,在陈某租住地的提取物中,张亮也检测出了冰毒,这引起警方高度重视。民警调查发现,陈某和其男友宋某曾因吸食贩卖毒品受过打击处理,结合死者头部的多处外伤,民警判断宋某具有重大犯罪嫌疑。

  3月16日上午,警方在济南火车站附近将宋某抓获。宋某的供述印证了张亮的检测:15日晚,他在出租屋内吸食冰毒后行为失控,对陈某进行殴打,后宋某将冰毒兑入水中,二人分别喝下,导致陈某死亡。

  宋某被刑拘了,但他的毒品是从哪里来的呢?民警分析,宋的背后很可能隐藏着一个吸食贩卖毒品犯罪集团。

  面对没有前期经营,缺乏线索来源等诸多困难,专案组一方面继续加大对宋某的审查力度,另一方面采取侦查手段围绕宋某的社会关系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梳理,对发现的犯罪集团成员情况进行分析,及时掌握其活动轨迹,为实施抓捕做好准备。经过一段时期的工作,专案组逐渐掌握了宋某的上下线人员,一个贩卖吸食毒品网络逐渐浮出了水面。

  随着侦查的不断深入,该犯罪集团的组织结构日趋清晰,实施抓捕的时机逐渐成熟。抓捕过程中,专案组逐

  个落实了犯罪嫌疑人身份及车辆、住处等信息。

  通过布控、跟踪守候等侦查手段,警方多路出击,南下四川成都,北上天津,多次往来青岛、德州等地,经过两个多月艰苦细致的工作,终于陆续将周某、高某等主要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

  ‘

  他也曾经有过心惊胆战的时刻

  从业15年,张亮可谓什么场景都经历过。夏天,他要穿着厚厚的防护服解剖腐臭流水的尸体,冬天户外解剖,冻得他拿解剖刀的手不停哆嗦。

  “这几年好多了,不用露天解剖,有了专门的解剖室。”谈起过往,张亮坦言他也曾有过心惊胆战的时刻,曾有过见肉呕吐的无奈,也曾有过被朋友疏远的苦恼,更因这份工作对家人有着难以弥补的亏欠。

  张亮的儿子壮壮今年6岁半,壮壮1岁那年,他用儿子的声音给自己的手机录了个铃音:“爸爸,来电话了”。有一次,他奉命去鉴定一个死婴,当时死婴被遗弃在草丛中,盖着小棉被。“我先给盖着棉被的婴儿拍了照,拍照后正要去掀开被子的一刹那,突然响起了‘爸爸,来电话了,爸爸,来电话了’的声音,我吓得噌就跳了起来。”

  张亮向后跳起,打了一个激灵,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电话的声音。那次的经历,让张亮至今提起死婴案件都心有余悸。

  干法医是件苦差事,有时还有生命危险。2003年“非典”期间,泉城也陷入恐慌之中,当时有人在玉函路附近的泄洪沟内发现了一具莫名死亡的青年男性尸体。万一男子死于非典,接触他的人将十分危险,但是要弄清死因,就必须进行检测。

  关键时刻,张亮和同事姜良豹挺身而出,他们穿上特制的防护服一步步靠近死者,所有的人都为他们捏了一把汗。幸运的是,死者并非死于非典,不过张亮和姜良豹那时真的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张亮坦言,前几年朋友一听说他干法医就躲得远远的,这几年解剖条件好了,才慢慢不那么抵触了。

  “妻子也是从事医学的,所以对我还算理解,就是感觉有时候太忙,忽视了她。”张亮说,孩子两周岁的时候他奉命去新疆援疆三个月,当时用电脑跟儿子视频聊天,儿子看到他,立马跑到电脑后面找,那时,张亮眼泛泪花,莫名心酸。